*你猜我接下来写什么cp
*你猜我几年后更新

【瑞金】艾丝比尔(上)

*是一篇突发的生贺
*宇宙无敌ooc,私设如山,花是我瞎编的
*写不完了分一下上下【。
*强行瑞金

下雪了。
格瑞鼻尖感到了一点凉意,他轻轻呵出了一口气,看着雾蒙蒙的天空放空自己。
有人曾说其实大脑就是一块靠不住的硬盘,总会慢慢消磁,那些模糊不清的光影声音就像是呼出的水汽一样,在空中缠绵着上升,稠样的白渐渐变淡融入天地间,然而这并不代表着消失,它们或化作雨滴,化作雪片,轻飘飘地落在你的鼻尖,于是你又想起了那些生命中的点点浮光掠影,虽然有时残缺不全,却足以点亮蒙尘的水晶。
格瑞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点似的冰晶撞进他的手心破碎融化,溅起的水花让格瑞想起了很多年以前的那个冬天。
下雪的12月14日,母亲在厨房准备着晚餐,格瑞踩着小凳站在她的身边帮忙准备今晚的晚餐。
“叮铃铃…”
门上的挂铃响了起来,风雪争先恐后地窜进屋里,男人关上冒着冷气的冰箱门刚转身便看到了听到动静兴奋地跑来的儿子。
男孩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不想让他看出自己对于礼物的渴望因而克制着自己。
“欢迎回来。”
男人听到他故作矜持的问好,拼命克制着笑意给了他一个拥抱。
“爸爸回来啦,今天有没有想爸爸。”
一边说着还一边用下巴的胡茬蹭格瑞的脸,格瑞皱着眉想要躲开,为了礼物又忍住了,任由他对自己的脸为所欲为。
男人终于忍不住了,把头埋在格瑞的肩窝不停笑,母亲听到动静走出厨房,看到这幅情景也不由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别逗他了,来吃饭吧。”
“好!”
闻言男人把格瑞捞了起来,抱着他往厨房走去。

“生日快乐!”
格瑞睁开了眼,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父亲和母亲一左一右坐在他的旁边,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母亲为小寿星送上一个吻,父亲则拿出了一个花环戴在了他的头上。
深褐色的浆果藤条上,缀着朵朵六瓣花,花的颜色与格瑞的瞳色相同,都是跟少女阿梅希特的水晶雕像一般的紫色。
格瑞对这个礼物感到不解,花环不是女孩子才会戴的东西吗,父亲为什么送了这样的一个礼物?
“这种小花的名字叫艾丝比尔,它们在夏天发芽,秋天生长,只为了能在冬天以花苞接住落下的第一片雪花。”
“它们只在冬天盛开,顽强地顶开积压的雪,让雪色的冬天染上点点紫色,就像黑夜中的星子,绝望中的希望,所以大家叫它们艾丝比尔,它是冬天的希望。”
“而你,格瑞,你是我们的希望。”

“咳咳……”
格瑞艰难地移动着身体,他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银色的发丝被染上了污血,衣服破烂不堪,一些伤口因为没能得到及时的处理已经与衣服黏连在一起结了痂。他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疼痛、饥饿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神经,恍惚间他又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格瑞,你是我们的希望。”
父亲说着,义无反顾地提起绿色长刀冲向来敌。
他看着那个原本觉得宽阔无比的背影渐渐变小,拼命挣扎着想要从母亲的怀里冲出去触碰那个背影,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代表着父亲的点越来越小,最终消失
了。
“我们还能见到他么。”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眼泪克制不住地往下流。
“格瑞,记住爸爸说的话,你是我们的希望。”
母亲吻了吻他的额头,他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滴落在手背上,下一刻母亲把呆滞的他放进了飞船的逃生舱里。他终于察觉到了又有离别要发生了,拼命地拍打着玻璃,然而母亲对此视而不见,她用力地摁下了一个按钮,格瑞感觉到逃生舱在震动更加急切地拍打着舱门,他用力的大喊着,然而一直以来都会回应他的母亲并没有回头。
“倒计时,5,4,3,2,1。”
逃生舱脱离了飞船飞入了茫茫的宇宙,男孩失去了视他为希望的人。

“你还好吗?”
格瑞艰难地抬眼,隐约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身影。他想要走开,然而却连挪动手指半毫也无法做到。
已经到极限了…
他这样想着,任由意识沉入黑暗之中。

评论
热度(4)

© ___F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