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接下来写什么cp
*你猜我几年后更新

【泉真】无法明白的(上)

没写完,凑活着发着玩玩

天色愈渐暗沉,街灯盏盏亮起,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缓步行走于热闹的街上,现在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天气尚有些许寒冷,轻轻呼出一口气,伸手拢了拢围着的围巾。
那是高中时期泉前辈送给自己的,虽说是勉强收下的但其实还是有些期待与开心,结果没想到到家慢慢拆开后会被硕大的“I ❤ yukun”吓到当机,回过神来看着围巾不免有些无奈,这确实是泉前辈会送的礼物,怪不得收下礼物时他会一脸期待地说:“真想亲手为你戴上它啊”说这话时,泉前辈的口气一如既往的让我退缩了半步。
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吗?
拒绝的话语正要脱口而出却在对上被那双无数人赞叹的双眼时咽了回去,在那晶莹的冰蓝色中盈满了自己所不能明白的情绪。
真是…败给他了。
把脸埋进红色里,希望有些发烫的脸不会被粉丝认出来。
“我喜欢你。”
猛地转过头去泉前辈价值一亿的脸近在咫尺,会说出刻薄话的嘴正上扬着,漂亮的眸子里温柔似是快要滴落出来。
心跳止不住地加快,血液不停地往脸上涌。
“快要爆了。”
下一秒某位女星的脸切了出来救了我一命。
啊,是巧克力广告啊…所以说为什么要在店门口的led屏放映这种会死人的东西啊!有些后怕地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刚刚还以为它要从胸腔跳出来了。
“啊!泉桑真的好帅啊!!!”
“虽然知道是广告台词,但每次看到还是会心跳加速呢。”
“是的呢,泉桑演的真是太好了!真想跟他在一起让他天天都这样跟我说话。”
女孩们的说笑声渐渐远去消失,led屏上再一次出现了泉前辈的脸。
“我喜欢你。”
也许有一天,这句话,这个表情,这个人,会属于一个不是自己的人。
我缓慢地挪动着脚步,将周身的喧闹抽空,放任自己胡思乱想。
她会拥有泉前辈织的围巾,她的照片会成为泉前辈的待机画面,她的生日会有泉前辈亲手做的蛋糕,她的钥匙链上会挂上能打开泉前辈家门的钥匙,他们会牵手,会拥抱,会亲吻,会做恋人会做的事,他们会结婚,生子,顺理成章的幸福的过完一生,他们的人生相互交织,就连死后人们也会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多么幸福,多么令人羡慕的一生啊。
那么自己呢?
隐约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发出了疑问。
我会永远是泉前辈的后辈,或许在我的努力之下能在后辈前面加上一个优秀的来修饰,将来我也会和别的什么人在一起,她会给我织围巾,会把我的照片设为待机画面,会跟我吃一根poky,同样的,她也会和我牵手,拥抱,亲吻,做恋人才会做的事,我之后的人生将会与她的相交织,别人看到我与她也会不由自主地发出:看啊那对夫妇是多么幸福 之类的赞叹。
想象过于美好,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与一个女人步入了婚礼的殿堂。世间传说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刻是她穿上婚纱的时刻,人们包括我都想看看她的模样,然而她却因为害羞而一直低着头,就在我将要把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时,她轻轻地抬起了头,我猝不及防撞入了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我所不明白的情绪瞬间将我淹没。
“你真的不明白吗?”
呼吸在这句话落下时都停滞了,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冷了下来,新娘的脸与泉前辈的脸重叠起来,时间与空间倒转而去,我又回到了那个夜晚。

本来是已经和泉前辈约好了一起度过平安夜的,结果自己却因为无法推脱的工作而爽约了。结束了工作已是晚上十点了。
回家洗个澡睡觉吧。
这样想着,电话铃阻挠般响了起来。

匆忙赶到约定地点,一眼就看到了烂醉如泥趴在凛月身上的泉前辈。
“你的游君来了快过去缠着他吧。”
看到我来了凛月一脸得救了的表情,他把挂在自己身上的泉前辈推向了我,我被吓了一跳慌忙接住了意识不清还有些站不稳的泉前辈。泉前辈似是觉察到了什么,摇摇晃晃地抬起手环住我的脖子一脸幸福。
“游~君~你终于来了啊~☆呼呼,我明白的,果然尼桑我就是比工作还要重要呢♪”
因为没有办法和我共度平安夜就买醉什么的,就好像没有办法去游乐园而在家里捣蛋的孩子一样。
真是拿他没有办法啊。
“嘴角,上扬了哦。”
努力支撑起不停撒娇的泉前辈,我抬起头看向凛月君。
他虽然是笑着的,情绪却并没有到达眼里,红宝石一般的眼瞳中似是倒映着没有任何伪装的自己。
“围巾真好看啊,阿濑就交给你啦♪”
凛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轻笑着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祝你们能拥有一个快乐地圣诞夜♪”
还未待我做出回应,出租车就已经带着他消失在街道尽头。
围巾?说起来今天围的是泉前辈送给自己的那一条……
极力想要隐藏起来的事情被发现了,对缠着自己的羞耻感视而不见,我故作镇定地顶着熟透了的脸叫了一辆出租车。

评论(4)
热度(18)

© ___Father' | Powered by LOFTER